紫菱洲歌

紫菱洲歌 

 第七十九回 薛文龙悔娶河东狮 贾迎春误嫁中山狼 

  池塘一夜秋风冷,吹散芰荷红玉影;
蓼花菱叶不胜愁,重露繁霜压纤梗。
不闻永昼敲棋声,燕泥点点污棋枰;
古人惜别怜朋友,况我今当手足情!  
  

 名家点评:

贾赦将迎春许嫁了孙绍祖,并将她接出大观园去。宝玉发惆怅,天天到迎春住过的紫菱洲一带俳徊,只见“那岸上的蓼花苇叶,池内的翠荇香菱,也都觉摇摇落落,似有追忆故人之态”,情不自禁,吟此一歌。

迎春虽已搬出大观园,但尚未过门成亲,祸福甚难逆料,宝玉即发此悲叹,仿佛已有不祥的预感。可见,鲁迅说贾府中,“悲凉之雾,遍被华林,然呼吸而领会之者,独宝玉而已”这话是很有道理的。

宝玉见紫菱洲一带寥落景象的文字之后,有一条脂批说:“先为‘对镜悼颦儿’作引。”这条批语,可注意者有三:一、这里的描写,与后来宝玉悼黛玉所见潇湘馆景象,定有相似之处。那时,当也是人去偻空,草木摇落,景象凄凉,而且也是秋天。二、此处“作引”尚有歌八句,彼时所作,当篇幅更大,内容分量更重;否则,写黛玉之死的文字,在艺术上就压不住写晴雯的。三、从脂批语气看,“悼颦儿”也不象是八十回之后隔了很久的事。这样,很可能原稿从第八十一回起,情节发展即开始出现急遽的变化;不幸之事,接二连三:三春去,香菱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电闪雷鸣中,一场暴风雨随之而到来。如果我们这样的估计,大致不错的话,那么,原稿下半部开始是决不会再用松散的笔调去写“四美调游鱼”之类无谓情节的。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