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坛子花袭人

2017-06-19 作者:   |   浏览(
第二十一回 贤袭人娇嗔箴宝玉 俏平儿软语救贾琏
醋坛子花袭人
王熙凤是个大醋坛子,这是大伙都知道的事,我也就不显弄了。没想到这一回发现花袭人也是个大醋坛子,实在是有趣,不信看我给您说个明白。
话说湘云来到了贾府,那喜欢女儿的宝玉就别提多欢喜了。湘云来后第二天,宝玉一大早起来脸也不洗头也不梳,披着衣服靸着拖鞋就往黛玉房中跑。(原来这湘云来的匆忙,凤姐还来不及腾出间房子来。咳,这年头房子租出去一天就是一百钱啊。只好委屈史大小姐暂时和黛玉挤在一起,等月底了那个租客搬走了,再让她住进去吧。)好不容易等那湘云梳洗完毕,宝玉千央万央,湘云才不得已地给他梳起头来。不想这情形偏被那跑来喊宝玉回屋梳洗的袭人看了个清楚,咳!那个恼火啊!可又没法说,毕竟人家是大小姐,不比自己手下的那几个小丫头,什么茜雪啊麝月啊,骂两句就完事了。只好话也不说,低头就往屋子里赶。自己胡乱地梳洗一把,唉,越想越郁闷,这叫什么事啊!恰巧这时宝钗过来了,问宝玉那里去了。呵呵,终于可以向人狂吐不快了。那个不知好歹的宝玉把我的话都当耳旁风,就知道和林丫头史丫头没日没夜地厮闹,成什么体统呢?!哪像个大户人家啊!宝钗一听,这怎么全说到我心坎上了呢!真是知己啊!酒逢知己千杯少,咱们是女流之辈,那些爷们就管他们自己喝,却不让我们喝。也罢,不喝就不喝,看你们喝出酒精肝还得意不得意!好了,不骂他们了,我还嫌费口舌呢。来来来,我们以茶代酒,好好唠嗑唠嗑。真是将遇良才啊,谈的那个热乎啊,直到捂着肚子喊着要吃午饭的宝玉跑进来,才打断了那一千零一夜的天方夜谭。宝钗想自己刚才说了宝玉的坏话,还是先溜之大吉为好,免得被他看出什么蛛丝马迹!剩下的烂摊子就麻烦袭大丫环收拾一下,改天咱们继续摆龙门阵,回头见!
宝玉看宝钗怎么就急急地走了,一反常态啊!问袭人咋回事,咳,这怎么能说呢?不说!坚决不说!无奈那不知趣的宝玉问个不停,只好撂给他一句“问我?我咋知道你们之间有啥瓜葛呢!”呛得宝玉无趣,只好自己郁闷地倒在床上把《庄子.南华经》乱翻一气。咳,老子离了谁还不是照样过?!没有你们,我还有四儿呢!你们牛啥啊!哎,四儿,给俺剪灯泡茶,少爷我要读书!对了,要泡龙井茶,不要碧螺春。再来一瓶女儿红!你庄子会写“故绝圣弃知,大盗乃止,擿玉毁珠,小盗不起”,难道我宝二爷是吃干饭的?来我也写一篇“焚花散麝,而闺阁始人含其劝矣,戕宝钗之仙姿,灰黛玉之灵窍,丧减情意,而闺阁之美恶始相类矣。”看,我写的句子比你还长呢!你牛啥啊!写毕,不由在陶醉中昏昏睡去,直到天亮方醒。
一睁眼,啊?这袭人怎么不脱衣睡在被子上啊?这丫头傻了吧?是被子盖你还是你盖被子?快起来,脱衣服好好睡觉,冻感冒了又要买药吃,这年头好多药都不列入医保范围了,政府不给报销了。你这不是摆明了跟钱过不去吗?你又不是不知道,咱这家里已经是驴粪蛋蛋表面光了,经不起你们这么折腾啊。没想到那袭人倒是厉害,也不辩解,直来了个“围魏救赵”,你咋不还不快去那边屋里去梳洗啊,迟了洗过脸的水可就倒了!说的宝玉满脸通红,讪讪地说,你咋还记着那事呢?当然记着呢,一千年都不忘记!哪像你说什么山盟海誓,一觉起来就忘!那宝玉情急中看到枕边有根玉簪,于是一把抓起,发狠地说:“我若再不听你的话就像这根簪子,粉身碎骨!”说罢看着袭人,作势要往地上猛摔,本以为这丫头会拦呢,没想到她是真迟钝还是装糊涂,也不表示一下,咳!只好忍痛摔了这簪子。那袭人看宝玉真的摔碎了簪子,这才转怒为喜,假惺惺地说,你这又何必呢?一大早就说什么死来活去。好了好了,咱们一起去梳洗吧。于是二人欢欢喜喜地走向Washroom.
一场争风吃醋的闹剧到此落幕,下场什么时候开始还真说不准。
害的曹雪芹老先生直感叹—— “淑女从来多抱怨,娇妻自古便含酸”!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