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春和探春的性格产生的原因(一)

2017-06-19 作者:   |   浏览(
  内容提要:《红楼梦》中的人物是人所在地位和环境的产物,拥有同等的出身,同样的待遇的迎、探春却有着绝对相反的性格,为何会有如此大的不同?本文将性格的对比展开议论,为两人的性格缺失寻找原因。
  关键词:贾迎春、贾探春、性格对比、原因

  在《红楼梦》中,贾府有四个嫡亲女儿——元、迎、探、惜。其中除元春外,其他三位姑娘皆是庶出。元春早已入宫,贵为皇妃,为贾府带来无限荣耀,无人能比;惜春年纪尚小,生性冷僻,不与人交好,又为宁府唯一小姐,无人可比。唯迎、探二人年纪相仿,出身相等,偏同属一府不属一房,性格打相径庭,作风截然不同,导致贾府上下明里暗里皆将二人做对比,惊叹:为何会有如此性格相反的姐妹。
  迎春、探春同为荣府之人,只一人为贾赦之女,一人为贾政之女。因贾母素惜对于隔代人有着自然的一种本性的疼爱,于是,迎春和探春自小便与众姐妹一起同吃同住,一起玩耍,一起上学,接受同等的接人待物等礼节的教育。贾母又常带姐妹见客,见识相同。两人又同为庶出,妾生之女,是个“正经的主子”,但又是个“瞧不上眼的主子”。庶出的女儿无法与正出的女儿相同,她们不能光宗耀祖(指元妃之事,庶出的女儿很难选择一个好的婆家)。但她们有不象庶出的儿子,有机会挤开正出继承家业(正出亡,庶出取而代之),让太太们日夜提防。既无益亦无害,以至她们完全不上正经主子的眼,看老太太的态度便知:她宠的上王熙凤,娇的是贾宝玉,喜欢的是薛宝钗,“心肝肉”叫的林黛玉,偏爱的是史湘云。至于迎春、探春很难说在她的心里占多少位置。吃穿用度一概相同,地位相等,谁不比谁高贵,谁不必谁过的好。
  同处如此相似的环境,两姐妹却产生光与影般相反的性格。在贾府人中对两人的性格看法有两种反应,其中迎春是
  “二姑娘混名是‘二木头’,戳一针也不知嗳哟一声。”迎春之懦弱如没反应的疙瘩,逆来顺受,不懂反抗。在邢夫人的眼中她“心活面软,窝囊无能,不及探春一般”,凤姐更用“不中用”断定;比起宝玉的“二姐姐是个最懦弱的人。”以及平儿含蓄微讽的“好性儿”
  宝钗那刻薄的“有气的死人”更为传神。迎春之懦弱怕事,贾府上下皆知,仆役丫鬟皆“因素日迎春懦弱,他们都不放在心上。
  探春是“三姑娘的浑名是‘玫瑰花’,又红又香,无人不爱的,只是有些扎手。”迎春的丫头说她“伶牙利齿,会要姐妹的强。”在接手管事后,管家娘子感到“精细处不让凤姐,只不过言语安静,性情和顺而已。”平儿也警告“果然招他动了大怒……你们现吃不了的亏。”王熙凤更在直批贾府男女后,独赞探春“只剩了三姑娘一个,心里嘴里都也来得。”宝钗则认为探春是贾府主子姑娘里的“尖子”,连最不管事,不议论姐妹的宝玉和黛玉也说探春“最是心里有计算的”“乖人”。
  性格常常反作用于作为,性格决定着你在日常生活中的行为作风。
  未出阁的女儿不能随意走出家门,为排场解闷,常常会在姐妹间四处走动。或下棋,或喝茶,或谈诗。可在书中我们鲜少见到迎春主动到谁的房中闲聊或与谁亲好,要只连冰彻的惜春还有妙玉来下棋。而迎春除参加公共聚会外,她几乎没有什么交往活动。就算出席活动,也少听到她的欢声笑语。她向隅独处,不声不响。诗社作诗。她只愿当个社监,家庭聚会,她陪伴,却从不发表意见,妙语连珠。大观园的活动从未以她的为中心或闪光点展开。她宽厚、随和、从不争强好胜,从未与谁发生冲突,姐妹间偶尔过火的行为她只以笑置之。个性柔软内向,处事为人低调,以致一昧地纵容丫鬟做出大闹厨房,欺负妯烟之事,更因她的忍让致奴仆要挟。“虎狼屯于阶陛尚谈因果”。无论是厚待还是薄待她,都不会得到任何报答或惩罚——真可笑可气。
  她对世事很淡,无欲无求,随遇而安。南安太妃光临贾府,被派出讨风光的是探春不是她。“迎春竟似有若无“,她却浑然不觉,处之泰然;没有猜着元春传下的谜语,没有得到礼物,她也只认为是玩笑之事,并不介意;说错酒令,在众人七嘴八舌中,她只一笑,甘愿受罚。她温柔、平和,虽不与人交好,亦不与人交恶,贾环因与莺儿玩牌耍赖,姐妹们不唉与他玩耍。唯迎春与他相好,玩得倒也相安无事。她只愿做一名无名的小花——不象宝玉、黛玉去追求爱情,象宝钗、凤姐追求权力。甚至不能象探春一样争取别人的认同。生活的大波从未再她的身上激起浪花。
  相比迎春的平淡,探春的作风只可谓真性情,温文尔雅,言语和顺中夹带着精明、老练、机敏、凛然。她举止大方、襟阔朗,同时又有一条敏感的神经。她“三分冲劲、七分才华”。她可以为往上爬而离开生母,让人心寒;可以让自己处于有利的位置用尽心计讨好上位者;她更可以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力挽贾府之狂澜之即倒。她的才华,她的冲劲,她的绝情都深入人心,她不是一般的大家闺秀,她没有女儿的悲天悯人,有的是男儿的政治豪情,她是正统分子,同时又是一个闺阁异类,自诩为不让“须眉”的“脂粉”、“雄才”(第三十七回) 。让人“爱之,旋复敬之畏之,亦复亲之”。
  探春在四姐妹中是个精明能干、志向高远的佼佼者,她善于根据不同的对象和不同的场合采取有利的对策和妥善的反应,冷静地观察呈现在她面前的复杂的现实,并努力使自己在这现实中生存。她在尚“无才便是德”的贾府中开诗社;她敢在老太太发怒时为王夫人开脱;作为庶出,她偏和宝玉亲近……她处处留神,处处结好与人,争取多数。如为平儿做生日,请香菱入社,赠玉佩给家境寒微的邢妯烟等。

  从她的身上隐含的令人叹赏的“精明”,同时也能看到她令人称道处,如制强助弱、敢作敢当,体恤亲老、善解人意。如她从不夹在钗、黛的感情漩涡中,表达自己的真实的倾向。她敬宝钗的稳重,爱黛玉的“咏絮才”,她从没偏袒哪一方。黛玉临死前,唯李纨和探春并丫头守在她的身边。李纨是寡妇不能见喜事,贤惠的她自来照料,可探春却是唯一一个自愿向来看望的贾府中人。
  与迎春的软弱可欺,一味回避相比,探春可谓治下有方。她在日常生活中始终持有“戒慎谨”的严肃态度,要求自己处处留心,不落人话柄。她本人严己,自然也十分约束本房的丫头,迎春、惜春的丫头都闹出风波,独探春这里井井有条。叼奴直欺迎春,却在探春这碰了一身刺,“刺”吴新登的媳妇,打王保善家,要强的她不允许一个奴才以“庶”的籍口蓄意刁难,以浑身的刺保护自己不受伤害。
  迎春要安宁,她可以一味息事宁人,让奴才敢拿头饰去当。探春要自尊,她是唯一敢让平儿帮洗脸的姑娘。性格不同,处事方式更无可似性。原因何在?为何产生如此不同的性格?这很微妙、复杂,有许多原因。
  首先,地位的差别:
  在府中地位的差别
  在封建大家庭中,一个人的地位是与自己父母兄弟的地位息息相关。宝玉得宠在于他是王夫人的独根正苗。迎、探失宠在于她们的母亲是个“半主半奴”,以至她们在大伙心目中连一个外来人(黛玉、宝钗、湘云等)都不如。但如不与正出相比,单论两人,你会发现迎春的地位不如探春。原因在于荣府长、二房,长房不如二房,贾赦不如贾政,连带的迎春自不如探春。
  贾赦虽为长子,袭了爵,却被挤在“必是荣府中花园隔断过来的”“小巧别致”的“油漆大门”内。反是二子贾政住在“上面五间大正房,两边厢房鹿顶,耳房钻山,四通八达,轩峻壮丽,比别处不同”。“长幼有别”贾府反其道而行,直接表明二房的地位。贾赦的地位降低,连带着房中人皆要矮人一等。看,老太太疼的人中根本没有长房中人(王熙凤投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