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探春(一)

2017-06-19 作者:   |   浏览(

贾探春,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主要的人物,是故事主人公贾宝玉的庶出妹妹,为赵姨娘所生,与贾环同母。她也是海棠诗社的发起者,别号蕉下客,居于大观园中的秋爽斋,为人精明能干,从十二钗的判词中推断最终远嫁他方。

贾探春,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主要的人物,是故事主人公贾宝玉的庶出妹妹,为赵姨娘所生,与贾环同母。她也是海棠诗社的发起者,别号蕉下客,居于大观园中的秋爽斋,为人精明能干,从十二钗的判词中推断最终远嫁他方。她也是海棠诗社的发起者,别号蕉下客,居于大观园中的秋爽斋,为人精明能干,从十二钗的判词中推断最终远嫁他方。

贾探春也是金陵十二钗中一个受争议的角色,一般议论她“拣了高枝儿飞去”,宁认王夫人为嫡母,与生母赵姨娘撇清。但经过红学家对满清贵族的家族伦理研究,儿女虽是庶出依旧是主子,正房太太才是其母,而偏房姨太太还是奴才。换言之,贾探春在书中的表现是符合当时满清大族的礼教的。她是曹雪芹笔下除王熙凤外另一个展现有“金钗治事”长才的角色,也是在贾府中具备慧眼及勇气的女性(在查抄大观园时,唯一表达反对意见的角色)。

后四十回的续书中,她的结局是远嫁至海疆的官家中,华衣返家。按张爱玲考证原著结局,她是被封以杏元公主的名号,远嫁番王和亲。

与其亲母赵姨娘之关系有人以探春不愿意承认自己的亲生母亲赵姨娘,尊嫡母为母亲为非,实为当时风俗礼法如此,非其不认亲也。
按当时的家族伦理,儿女虽是庶出依旧是主子,正房太太才是其母,而偏房姨太太还是奴才,她就是想认赵姨娘也必须那麽说,更何况赵姨娘对探春实有辱而无爱,红楼梦中给其人格“阴微鄙贱”四字评语可说是一语中的(从五十五回回目《辱亲女愚妾争闲气》可见一斑)在书中赵姨娘命探春作而探春不从之事,仍不脱阴微鄙贱四字,如探春理家时赵国基(赵姨娘之兄弟)之丧葬即为一例(五十五回)。


另依情而论,贾府中迎、探、惜三春以至于宝玉等一辈小儿女皆由贾母和王夫人一手带大,对探春来说,王夫人才是真正给予她亲情的母亲,给予养育、保护、教导和关爱,反观赵姨娘,真是空有血缘而无亲情,而其行为之猥琐卑鄙,又叫有才有志的探春如何认其为母呢?

丫鬟:待书 翠墨 小蝉
代表花:探春为十二钗中唯一具两代表花者
1.杏花─其命运之代表
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 死金丹独艳理亲丧》中掣花签时所得为杏花: “众人看上面是一枝杏花,那红字写着‘瑶池仙品’四字,诗云:日边红杏倚云栽。 注云:‘得此签者,必得贵婿,大家恭贺一杯,共同饮一杯。’”

2.玫瑰─其性格之代表
六十五回中,贾琏偷娶尤二姐后,其心腹小厮兴儿对尤二姐大略介绍家中人物时,题到探春时有以下评语:“三姑娘的浑名是‘玫瑰花’...玫瑰花又红又香,无人不爱的,只是刺戳手。也是一位神道,可惜不是太太养的,‘老鸹窝里出凤凰’”

玫瑰带刺,但若不受威胁绝不主动攻击,正如探春个性。四十七回《惑奸谗抄检大观园 矢孤介杜绝宁国府》中给予王善保家的令人爽快的一巴掌,也是因为王善保家的以下犯上,并且掀探春的衣襟此举无疑将探春当贼看。探春的动怒是捍卫人格的一种表现,之所以口称王善保家的为‘奴才’更是以阶级制度杜绝污辱。

而玫瑰“又红又香,无人不爱的”也是探春个性令人喜爱的一面,探春落落大方、不扭捏造作;借黛玉之眼观来,探春“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彩精华、见之望俗”

判词解释[回目录][编辑本段]
才自精明志自高,
生于末世运偏消.
清明涕送江边望,
千里东风一梦遥.

[注释]

这一首是写贾探春的。

1.自——本。精明,程已本误作“清明”,与第三句头两个字重复。小说中说“探春精细处不让风姐”(第五十五回),又写她想有一番作为。

2.“生于”句——说探春终于志向未遂,才能无从施展,是因为这个封建大家庭已到了末世的缘故。脂批:“感叹句,自寓。”意思是说有作者身世感慨在。

3.“清明”二句——清明节江边涕泪相送,当是说家人送探春出海远嫁。册子上所画的船中女子即探春。原稿大概有一段描写送别悲切的文字,现在所见后四十回续书中没有这个情节而且把“涕送”改为“涕泣”,一字之差,把送别改为望家了。画中的放风筝是象征有去无回,所谓“游丝一断浑无力,莫向东风怨别离。”(第二十二回探春所制灯谜——风筝。)所以,放风筝的“放”不是“放起来”而是“放走”的意思,小说特地描写过放走风筝(说是放走病根儿)的情节,则画中放走风筝的“两个人”,当就是后来遣探春远嫁的设谋者,但不能落实,有可能是对投向王夫人怀抱、不承认自己生母的探春怀恨记仇的赵姨娘和贾环。“千里东风一梦遥”,也是说天长路远,梦魂难度,不能与家人相见,与我们现在读到的探春嫁后又回娘家探亲不同。

红楼梦曲分骨肉
一帆风雨路三千,
把骨肉家园齐来抛闪。
恐哭损残年,
告爹娘:休把儿悬念。
自古穷通皆有定,
离合岂无缘!
从今分两地,
各自保平安。
奴去也,莫牵连。

[注释]

1.“一帆”几句——指贾探春远嫁。

2.爹娘——指贾政、王夫人。贾探春是庶出,为贾政的小老婆赵姨娘所生,但她不承认自己的生身母亲:“我只管认得老爷太太两个人,别人我一概不管。”(二十七回)所以赵姨娘说她“没有长翎毛就忘了根本,只拣高枝儿飞去了。”

3.穷通——穷困和显达。

[鉴赏]

贾府的三小姐探春浑名“玫瑰花”,她在思想性格上与同是庶出的姊姊“二木头”迎春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她精明能干,有心机,能决断,连凤姐和王夫人都畏她几分、让她几分。在她的意识中,区分主仆尊卑的封建等级观念特别深固。她之所以对生母赵姨娘如此轻蔑厌恶、冷酷无情,重要的原因是,赵姨娘作为一个处于婢妾地位的人,竟敢逾越“上”“下”的界线,冒犯她作为主子的尊严。抄检大观园时,在探春看来,“引出这等丑态”比什么都严重,她“命众丫鬟秉烛开门而待”,只许别人搜自己的箱柜,不许动一下她丫头的东西,并且说到做到,绝无回旋余地,这也是为了在婢仆前竭力维护作主子的威信与尊严。“心内没有成算的”王善保家的不懂得这一点,动手动脚,所以当场挨了一记巴掌。

探春对贾府面临大厦将倾的危局颇有感触,她想用“兴利除弊”的微小改革来挽回这个封建大家庭的颓势,但这只能是心劳日拙,无济于事。

对于探春这样的人,作者是有阶级偏爱和阶级同情的。但是,作者没有违反历史和人物的客观真实性,仍然十分深刻地描绘了这个形象,如实地写出了她“生于末世运偏消”的必然结局。原稿中写探春后来远嫁的情节与续书不同,这我们已在她的判词的注释中说过了。曲中“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也是她一去不归的明证。“三春去后诸芳尽”,迎春出嫁八十回前已写到,元春之死、探春远嫁,从她们的曲文和有关的脂批看,也都在贾府事败之前,可能八十回后很快就会写到,这样,八十回后必然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情节发展相当紧张急遽,决不会像续作者写“四美钓游鱼”那样松散、无聊。

“野玫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