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楼梦补序
    月如无恨,月自常圆;天若有情,天应终老。试看山中白骨,一梦如斯;无非镜里红颜,三生莫问。如《石头记》传奇,演红楼之歌曲,即色皆空;惊黑海之波涛,回头是岸。绛珠还泪
  • 稗官者流,卮言日出,而近日世人所脍炙于口者,莫如《红楼梦》一书。其词其显,而其旨甚微,诚为天地间最奇最妙之文。窃谓无能重续者,不图归锄子复有此洋洋洒洒四十八回之作
  • 第 一 回 绛珠宫议偿恩怨债 警幻仙重补离恨天
    归锄子告于友曰:“《红楼梦》一书写宝、黛二人之情,真是钻心呕血,绘影镂空。还泪之说,林黛玉承睫方干,已不知赚了普天下之人多少眼泪?阅者为作者所愚,一至于此。余欲再
  • 第 二 回 识病源瞒生施巧计 接家音证往悟冰心
    话说凤姐讲到要治宝玉的病,须用瞒天过海之计,便道:“除非把林姑娘回过来的话,瞒他一辈子才好。”袭人听了这话,回过脸来,只瞧着宝钗。凤姐道:“宝姑娘这会儿是不肯出主
  • 第 三 回 赠多珍反劝有情婢 占神数预定再来人
    话说凤姐叮嘱了平儿的话,往贾母处来。贾母见了凤姐,先开口道:“林丫头家倒有人来,要接他回去了。”凤姐道:“正是。因先前他娘儿惦记他的路远,多年没有人来去。上年他家
  • 第 四 回 会芳园剧饮饯长行 赋阳关联吟抒别绪
    话说黛玉、湘云、惜春同往稻香村来,刚走进李纨屋子里,见有许多人在那里热闹。见了黛玉等进去,李纨便向黛玉笑道:“饯行的人,我给你请了多一半来了。我两个妹子刚才去瞧你
  • 第 五 回 撰祭文痴心人悼亡 念亲情老太君痛别
    话说黛玉叫老婆子到稻香村去借戥子,湘云问他要来何用?黛玉道:“我婶娘打发人来接我,除盘费之外,替另给我五百两银子,叫我起身时零星使用。想我也没有别的用头,就是我在
  • 第 六 回 怡红子泣黛感残春 滴翠亭诉鹃传密信
    话说凤姐与王夫人伺候了贾母的饭出来,平儿早在廊檐下站了好一会,便跟着凤姐出了院门,王夫人自回房去。平儿回道:“潇湘馆的帐幔铺垫,连那些陈设古玩,一箍脑儿收拾起来。
  • 第 七 回 巫峡残云对姊唤妹 芸房幻梦兆吉疑凶
    话说紫鹃想出有一个可去的地方,李纨问何处,紫鹃说是“栊翠庵”。李纨笑道:“这也难为你想得到,果然妙师父那里轻易没有人走动,且去住着。等我再想法儿送你到南边去。二奶
  • 第 八 回 棘院寻郎惊心冤孽 画堂演剧指证仙圆
    话说平儿同莺儿两个人从紫菱洲出来,各自回去,回明了话。连日事无可记,书不细表。 时光如驶,到了八月初头,点定主考房官。初六日,监临各官送主试等官入讳。府尹衙署前起,
  • 第 九 回 践戏言新贵入荒山 试凡心夙缘还宝玉
    话说戏文煞台后,贾母趁一天高兴,到那上房里躺了一会,又邀薛姨妈出来听戏。王夫人等都来陪着,重又点戏开场,晚上并无席面,只吩咐些端整精洁食品,都放在一张茶几上,摆列
  • 第 十 回 叩仙坛乩盘藏隐语 遁禅门蠢婢露真言
    话说甄宝玉同了宝玉走出门房,来至园内,见楼台庭榭、山树坡塘,虽不及大观园规模广阔,而溪径亦颇幽曲。因寒冬并无花卉点染,只有几树梅花与翠竹、青松交相掩映。一路留心观
  • 第十一回 痛郎削发泼药轻生 忆主伤心拥衾叙
    话说话宝钗听了傻大姐的话,虽不十分仔细,“做和尚”三个字,已清清朗朗的入耳。因宝玉出门不归,宝钗只防他去走这条路。今闻傻大姐之语,触动心病,一时魂魄惊飞,竟似林黛
  • 第十二回 毁金锁遗言嘱贤女 呼宝玉切齿类颦
    话说薛姨妈一进屋内,走近宝钗炕边,见他形容瘦损,脸色改常,吃惊不校坐到炕沿,把两手拉了宝钗的手,止不住流泪道:“我的儿,怎么样就病到这个地步!我也因为病了好多时起
  • 第十三回 太虚境遣邀薛蘅芜 紫檀堡补叙烈晴
    话说宝钗临终抱恨,直呼宝玉之名。霎时间,已魂离躯壳,似在梦里一般,见有三个人笑脸迎上,宝钗向他们端详一会,那一个便开口道:“婶子是不认得我的,我便是东府里蓉儿媳妇
  • 首页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末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