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楼梦魇─自序
    这是八九年前的事了,我寄了些考据红楼梦的大纲给宋淇看,有些内容看去很奇特。宋淇戏称为Nightmarein the Red Chamber(红楼梦魇),有时候隔些时就在信上问起“你的红楼梦魇做得怎么样
  • 红楼梦未完(1)
    有人说过“三大恨事”是“一恨鲥鱼多刺,二恨海棠无香”,第三件不记得了,也许因为我下意识的觉得应当是“三恨红楼梦未完”。 小时候看《红楼梦》看到八十回后,一个个人物都
  • 红楼梦未完(2)
    杨继振在道光年间收藏乾隆百廿回抄本,在第七十二回题字:“第七十二回末页墨迹沁漫,向明覆看,有满文某字影迹,用水擦洗,痕渍宛在。以是知此抄本出自色目人手,非南人所能
  • 红楼梦未完(3)
    凤姐求签得“衣锦还乡”诗。宝钗背后说“这衣锦还乡四字里头还有原故”。俞平伯指出凤姐仅是临死胡言乱语,说要到金陵去,宝钗的话没有着落。 “衣锦还乡”四字,就是从十二钗
  • 红楼梦插曲之一——高鹗、袭人与畹君
    高鹗对袭人特别注目,从甲本到乙本,一改再改,锲而不舍,初则春秋笔法一字之贬,进而形容得不堪,是高本违反原书旨意最突出的例子。恨袭人的固然不止他一个,晚清评家统统大
  • 初详红楼梦──论全抄本
    《红楼梦》这样的大梦,详起梦来实在有无从着手之感。我最初兴趣所在原是故事本身,不过我无论讨论什么,都常常要引《乾隆抄本百廿回红楼梦稿本》(以下简称全抄本),认为全抄
  • 二详红楼梦──甲戌本与庚辰本的年份(之一)
    甲戌本《红楼梦》的名称,来自这抄本独有的一句:“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但是它并没有标明年时,如己卯、庚辰本──庚辰本也只有后半部标写“庚辰秋月定本”。 甲戌本残缺
  • 二详红楼梦──甲戌本与庚辰本的年份(之二)
    庚本白文本“嬷嬷”有时候作“嫫嫫”,甲戌本第十六回更是“嬷嬷”、“嫫嫫”、”妈妈”相间,──“嬷嬷”是老年高等女仆的职衔,“妈妈”是小辈主人口头上对他们的尊称。但
  • 二详红楼梦──甲戌本与庚辰本的年份(之三)
    第七回的标题诗写秦氏,末句“家住江南本姓秦”,书中并没提秦家是江南人或是在江南住过。秦氏列入“金陵十二钗”,似乎只是因为夫家原籍金陵。第八回标题诗: 古鼎新烹凤髓香
  • 二详红楼梦──甲戌本与庚辰本的年份(之四)
    吴世昌着《红楼梦探源》,发现元妃本来死在第五十八回,后来改为老太妃薨,是此书结构上的一个重大的转变。第五十八回属于X本。 第五十四回也属于X本,庚本此回与下一回之间的
  • 二详红楼梦──甲戌本与庚辰本的年份(之五)
    庚本特有的回前附叶共二十张,自第十七、十八合回起,散见全书。典型的格式是:第一行,书名《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二行起,总批,低两格,分段;没有标题诗。内中第二十一
  • 三详红楼梦——是创作不是自传(之一)
    庚辰本“石头记”特有的回前附叶,有三张格式与众不同,缺第一行例有的书名“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但是看得出之部位仍旧留这空白。这三叶在第十七、十八合回、第四十八、第七
  • 三详红楼梦--是创作不是自传(之二)
    第三十六回回末湘云回家,“众人送至二门前,宝玉还要往外送”,句下批注:“每逢此时,就忘却严父,可知前云‘为你们死也请愿’不假。”这条批指出一过了二门,再往外去就有
  • 三详红楼梦--是创作不是自传(之三)
    “帘栊悄悄控金钩”,纱罗的窗帘白天用帐钩勾起来,正如竹帘白天卷起来,晚上放下。“不识多人何处游”,不知道到哪里逛去了。这句语气非常自然。显然是白画,丫头们都出去游
  • 三详红楼梦--是创作不是自传(之四)
    第七十四回开始,凤姐要办柳家的,柳家的去求晴雯芳官跟宝玉说,宝玉因迎春乳母也是大头家,去约迎春同去说情,过渡到平儿镇压了迎春乳母的媳妇,从迎春处出来,回去见凤姐。
  • 首页
  • 1
  • 2
  • 下一页
  • 末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