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凡稗官野史,所记新闻而作,是以先取新奇可喜之事,立为主脑,次乃融情入理以联脉络,提一发则五官四肢俱动。因其情理足信,始能传世。 《红楼梦》一书,本名《石头记》,所
  • 第 一 回 贾侍郎药医爱子 甄知县刑讯妖僧
    话说贾政扶贾母灵柩,贾蓉送了秦氏、凤姐、鸳鸯的棺木,到了金陵,先安了葬。贾蓉自送黛宝的灵,也去安葬。贾政料理坟墓的事。一日接到家信,一行一行的看到宝玉、贾兰得中,
  • 第 二 回 蒋玉函完璧归赵 花袭人破镜重圆
    话说蒋玉函这日娶袭人过门,见他愁生粉靥,泪洒秋波,断不肯俯就。那姑爷原是极能柔情曲意的,所以也就不肯相强了。到了第二天,开箱看见那条猩红汗巾,忽然又想起那年行酒令
  • 第 三 回 阻风雪兄弟谈心 训子侄夫妻反目
    话说宝钗日正看着袭人、麝月、莺儿、秋纹四个人给宝玉抖晾皮衣裳,拾掇铺盖。只见王夫人打发小丫头来说:“太太叫二奶奶呢。”宝钗听了就嘱咐了他们几句,便往上房来见王夫人
  • 第 四 回 王夫人含饴弄孙 史湘云遗孤诞女
    话说贾政自那日到家,忙着报服满、销假、请安、上衙门。 又有亲友家请酒、送戏,一概辞谢。这日正在上房和王夫人闲坐,只见周姨娘在王夫人耳边说了几句。王夫人道:“快叫人接
  • 第 五 回 祭宗祠贾氏重兴 宴廷臣皇恩宠渥
    话说荣国府自从查抄之后,接连着史太君仙逝,鸳鸯姑娘殉主,又失了盗,把个冰清玉洁的妙师傅也白日飞升了。可怜那当家理计的琏二奶奶生生急死。好容易中了两个举人,偏把一位
  • 第 六 回 憨宝玉轻视奇珍 敏探春细谈怪物
    话说王夫人连日过节劳乏,就犯了咳嗽老病,大家都来省视。又见嬷嬷抱了芝哥来给太太请安,王夫人接过来抱在怀中,说:“怪冷的,你也来瞧我。”那孩子两只小眼看着太太似乎要
  • 第 七 回 梅公子会试进京 柳郎君搭帮探友
    话说贾大人升了吏部尚书,每日贺客盈门。王夫人张罗作衣服、打首饰,给环哥娶亲。此时荣国府上下内外真是忙人多,闲人少。暂且不提。 话分两头,且说有一位原任翰林梅老爷的公
  • 第 八 回 一帘风雨祀花神 半夜绸缪偿孽债
    话说宝玉留柳湘莲吃饭,刚放筷子,贾兰进来。宝玉教他见了湘莲,又问他:“吃了饭没有?”贾兰说:“还没呢!” 宝玉说:“就在这里吃罢。”叫锄药到大奶奶那边说:“我叫阿哥
  • 第 九 回 劝扶正凤姐怜夫 因积德平儿生子
    话说宝玉带着麝月、莺儿回到自己房中,见宝钗正在窗下临镜,袭人站在背后篦头。袭人说:“回来了。”宝钗回头问道:“见着花神了?花神可好哇?”宝玉笑着坐在旁边,说:“什
  • 第 十 回 宝玉叔侄入翰林 探春姊妹邀诗社
    话说平儿向王夫人问道:“太太吩咐什么事?”王夫人道:“今日都乏乏的,明日再说罢”。薛姨妈笑道:“三爷的喜事也快了。”王夫人说:“可不就是为那个事么,闹的我也受不得
  • 第十一回 靖边疆荣公拜相 置别墅赦老隐居
    话说探春向惜春问道:“你有什么主意?”惜春说:“巧侄女儿既说不会作诗,也别难他。莫若把我们大嫂子和琏二嫂子添上。”香菱问:“他们二位会吗?”惜春道:“原不会的,不
  • 第十二回 诸闺秀花径游春 众纨裤柳阴试马
    话说贾相国自入阁之后,真是兢兢业业,调和鼎鼐,燮理阴阳,无人不感激。这年新正,恰值中宫诞生皇子,万岁爷在阳春殿召见贾中堂,又题起元妃在日何等贤淑,至今想起来还是伤
  • 第十三回 说官司金氏求情 斗龙舟薛蟠送礼
    话说贾琏看着小厮们将贾芹抬到自己书房,恰巧门客詹光也来拜寿,便留他帮着写写收礼的帐簿,所以住在这里。知道他通医道,叫他看了看脉。詹先生说:“不怕,不过是一时血凝气
  • 第十四回 制瓜灯闺中斗巧 赏荷花席上联吟
    话说王夫人等在稻香村吃了果酒,都到上房吃晚饭,又闲谈了一回,各自回家。这里预备车,平儿送邢夫人仍过东院住去,李纨等各自回房安歇。过了些时,都到上房请安。早饭后,大
  • 首页
  • 1
  • 2
  • 下一页
  • 末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