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之阅前梦者,莫不感宝、黛之钟情,而愿其成眷属焉。 岂独阅者之心如是,即原其宝、黛之心,亦未尝不以为将来之必成佳偶也。及见黛玉身死,宝玉出家,无不废卷而太息,诚古今
  • 楔    子
    槐黄冠盖闹如云,圆梦先生夕又醺。 梦到圆来浑不了,圆从梦里总无分。 从他婢学体多涩,奈此儿嬉意自勤。 勘破三生归结案,安床架屋笑纷纷。 这首诗乃太平年间,有一梦梦先生做
  • 第 一 回 禅关花证三生果 幻境珠还再世缘
    话说贾政自葬母北还,虽升任京堂,无如家中总入不敷出。 不上一年,贾赦旧病复发身故。贾琏夫妇坐草百日,不便管帐,就命宝钗协理;宝钗以节省为名,府中人逐渐散去。宝玉房中
  • 第 二 回 西域卖珠致奇福 南州赈粟荷隆恩
    话说黛玉与五儿一干人同搬到竹林庵后,随即打发王元进京,到荣府中送信。王元在路晓行夜宿,不止一日,到了都中,直投荣府。只见大门上静悄悄的,王元深知规矩,未敢擅入。
  • 第 三 回 贤郡主鸾诰膺封 痴郎君虹堤奏绩
    却说贾政回扬之后,将此事告知甄公。甄公道:“令甥爱此举,上可宽圣主之愁,下可救百姓之命,功劳不校须当奏闻奖励才是!”贾政道:“奏知使得,但是舍甥女不便列衔。” 甄公
  • 第 四 回 谐凤卜珠环赐卺 惩鸠占金伤别离
    话说李绮就将黛玉所嘱之事,去告诉甄公。甄公与贾政商量道:“紫鹃三人之事,俱见贤慧,惟有叹服。只祠堂迎亲一事,究嫌路僻房窄,不若将扬州天字第一号公馆内三厅,改为林公
  • 第 五 回 偿旧债一样葫芦 荷新封两般翟□
    却说宝钗虽回薛宅,原想江南信来自然设法,那知半月杳然无信。正在暗里着急,忽见定儿一行泪一行告诉道:“我替二奶奶倒砂仁汤去,蟾姑娘吆喝着不要倒。我说,姑娘气息,略倒
  • 第 六 回 秋阁感情收蕙妾 冬闺集艳拜蓉仙
    却说宝玉到湘云处去了半日,回来道:“你送他的衣服、银两,我已交给他了。云妹妹欢喜得了不得,先给你道谢,说还要亲自来呢!”郡主道:“我也要会会他,但不知园中工程已完
  • 第 七 回 子盗母青蚨尽散 弟如兄赤棒重施
    却说薛姨妈席散回家,独坐房中,忽见床前箱内露出衣角,因想前郡主所赠之物,除赎当三十余两外,余银俱锁放在内。 忙即开看,见全数已空,并几件心爱玩物,一齐遗失。气得发昏
  • 第 八 回 怀旧德设法平反 趁新年分题酬唱
    却说郡主退坐入内,王夫人迎着道:“处治得极好!不然,这班没良心奴才还了得!”邢夫人道:“再不想这老猪狗也这么样坏!”郡主道:“办得粗糙,太太们不要怪。”正说着,平
  • 第 九 回 众美联袂雅制灯谜 群盗挂帆偷开米禁
    却说荣府这年因宝、黛二人荣归,十分热闹。过了廿四,贴春联、换桃符,不但结彩点灯,铺陈富丽,就是两旁阶下一色朱红大奇烛,点的两条金龙一般,也比往岁倍觉辉煌。到了廿八
  • 第 十 回 幻作真征兵姽婳 直报怨拿问赵全
    却说宝玉在史侯衙中住了一夜,次早点了四十名亲随,并派两个随官:一叫邬友,一叫巫仕跟往,宝玉随即起身。走了一日,已到静海。宝玉怕惊动人,就在城外公馆居住;令邬、巫二
  • 第十一回 再嫁婢羞侍饯筵 九秩妃欢寻寿宴
    却说当今接了宝玉奏折,除依议外,适江南甄制台之子甄宝玉,以去年议叙调取来京升用。路上雨雪,且又同了李绮来的,一发难走,直到上元才到。开印引见,却值长芦缺出,遂以四
  • 第十二回 夫贵妻荣新任赴 女淫男盗宿愆偿
    却说宝玉次日朝回,说及天津三处托他办理接家眷。其中李绮本是暂时来京,此刻不过添了李婶娘一人,仍旧叫包勇送去就是。刑岫烟亦无他说,惟薛姨妈放心不下家里,刑岫烟道:“
  • 第十三回 无可奈何罗巾忿缢 似曾相识团扇羞
    且说薛蟠到了家中,只见箱笼齐开,东西都乱烘烘的堆着,气得目瞪口呆;虽把家人打的打,骂的骂,终然无益;只得到贾府告诉。宝钗听了叹口气道:“我早虑及此,只好等妹夫回来
  • 首页
  • 1
  • 2
  • 3
  • 下一页
  • 末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