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 序
    《红楼》杰作,传有窜编;脂砚轶闻,颇参歧论。雌黄错见,坚白等棼:或则妄规胶续,滋刻鹄类鹜之讥;或则虚拟璧完,忘断鹤益凫之拙;又或殚心索隐,逞臆谈空,附会梅村赞佛之
  • 第 一 回 梦觉渡头雨村遇旧 缘申石上士隐授书
    古今第一部奇书就是《石头记》,记的是大荒山青埂峰下,有一块女埚氏补天剩下来的大石。那石自经煅炼通灵,可大可小,被茫茫大士、渺渺真人引他幻形入世,在温柔富贵场中混了
  • 第 二 回 青埂峰故知倾肺腑 绛珠宫慧婢话悲欢
    话说宝玉和贾兰同在至公堂交了试卷,一路出来。贾兰因首场二三篇做得不甚惬意,还在那里谈话。宝玉笑道:“放心罢,你是必中的,将来还要早达。”贾兰道:“二叔呢?”宝玉笑
  • 第 三 回 诔芙蓉晴姐悄吞声 悲芍药湘娥初感逝
    话说晴雯回“秋悲司”去取物件,金钏儿在绛珠宫仍陪黛玉闲话。黛玉问起“此间尚有何人?”金钏儿道:“比我先来的,只有尤家二姨儿、三姨儿。新近元妃娘娘来了,那些仪仗护卫
  • 第 四 回 哭怡红冷麝离魂 栖栊翠寒鹃吊梦
    话说宝钗、探春、湘云正在缓步出园,听了玉钏儿传述的话,忙即同赴王夫人处。王夫人此时歪在炕上,靠着石青缎面靠背,绣鸾在旁边捶腿,李纨也站在地上,陪着说话。 湘云见着李
  • 第 五 回 弟让兄赦老宠新衔 奴欺主琏儿支窘局
    话说紫鹃梦到绛珠宫遇着鸳鸯,正要上前说话,却被一片巨声惊醒。原来半夜里起了风,栊翠庵门内绿油屏门没有扣紧,被北风刮倒下来,那声音却也不校转身起来,残灯半灭,炉火犹
  • 第 六 回 话封狼痴颦慰红粉 赐真人浊玉换黄冠
    话说前几回都说的是荣国府的事。那太虚幻境、大荒山两处一时不能顾到,却久违了,未免累看官们悬念。 如今,且说黛玉自从到了绛珠宫,警幻仙姑赠他“风月真镜”,照见了过去未
  • 第 七 回 陷情魔荒山坏丹鼎 感幽怨幻境泣冰弦
    话说宝玉、湘莲子夜时候,同至师父石室。此时,茫茫大士云游去了,只渺渺真人独自在室中木榻静坐,湘宝二人不敢惊动,只在榻前肃立静候。好一会子,渺渺真人才慢慢睁开两目。
  • 第 八 回 薛姨妈同居护爱女 王夫人垂涕勖孤孙
    话说黛玉邀警幻和迎春、鸳鸯同至内室坐定,侍女们送上芳茗。警幻道:“刚才到此,适闻雅奏,真是阳春绝调。那琴曲未曾听过,可是近来新制么?”黛玉道:“昨儿晚上,二姐姐他
  • 第 九 回 开吟社探春赏花 忤亲庭贾环逃杖
    话说贾兰赴试春闱,王夫人、李纨未免悬念。探春因为替王夫人解闷,便向周琼说明了,回来暂祝此时,李纹、李绮虽已许字,尚未出阁,李婶娘怕李纨烦闷,也叫他们姐妹来此作伴。
  • 第 十 回 应谶盆兰孙登凤沼 联辉仙桂妇诞麟儿
    话说探春来至上房,王夫人将所闻贾环之事告诉他。又道:“眼下老爷因为这事,气瘫在外书房里。儒太爷、大老爷和清客们都在那里,我又不好去得。你想个说词,把老爷请进来,我
  • 第十一回 完丹诀飞举跨神龙 披画册沉沦悯雌
    话说探春、湘云同至稻香村来寻李纨,二人各有要说的话。 探春为的是贾兰的亲事。 此时,一班朝贵,见贾兰少年新贵,又是如此门第,那些爱女待字的,都抢着要想结亲。其中有两
  • 第十二回 呆香菱密语感孤鸾 贤探春协力除群
    话说金钏儿那日从“秋悲司”回来,遇见道士送一女子,至“薄命司”归册。你道那道士是谁?原来便是《石头记》发端的甄士隐。他在觉迷渡口草庵内别了贾雨村,一路向薛府而来。
  • 第十三回 盗田契环儿通贼 馈野产巧姐宁亲
    话说探春、李纨、宝钗等因失了庄田文契,责成管事的认真寻访,这原是当然的办法。可是,管事们如何寻得着呢?忙乱了好多日,总没有着落,如同石沉大海一般! 原来这一批庄田文
  • 第十四回 大观园续宴待披图 太虚境赐婚惊抗
    话说王夫人和刘姥姥等,从荇叶渚柳阴下上船。刘姥姥向来不常坐船的,站在船头只顾和王夫人说话,冷不防船一开动,立足不稳,就摔了一个跟头。幸亏平儿在他身旁,连忙将他拉住
  • 首页
  • 1
  • 2
  • 3
  • 4
  • 5
  • 下一页
  • 末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