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乐知儿语说《红楼》 (俞平伯)
    昔苏州马医科巷寓,其大厅曰乐知堂。予生於此屋,十六离家北来,堂额久不存矣。曾祖春在堂群书亦未尝以之题duān@①, 而其名实佳,不可废也,故用作篇题云。 儿语者言其无
  • 漫谈“红学”
    《红楼梦》好像断纹琴,却有两种黑漆:一索隐,二考证。自传说是也,我深中其毒,又屡发为文章,推波助澜,迷误后人。这是我生平的悲愧之一。 红学之称,本是玩笑 《红楼》妙
  • 百年红学 从何而来?
    红学之称,约逾百年,虽似诨名,然无实意。诚为好事者不知妄作,然名以表实,既有此大量文献在,则谓之红学也亦宜。但其他说部无此诨名,而《红楼梦》独有之,何耶?若云小道
  • 从索隐派到考证派
    原名《石头记》。照文理说,自“按那石上书云”以下方是此记正文,以前一大段当是总评、楔子之类,其问题亦正在此。约言之有三,而其中之一与二,开始即有矛盾。甄土隐一段曰
  • 书名人名 头绪纷繁
    此段文中之三,更有书名人名,即本书著作问题,亦极五花八门之胜。兹不及讨论,只粗具概略。按一书多名,似从佛经@③得。共有四名,仅一《石头记》是真,三名不与焉?试在书
  • 红楼释名
    《红楼梦》已盛传海内外,蔚成显学,而红楼何指未有定论。唐诗中习见,是否与之有关,亦不明确。如甲辰本梦觉主人序文云“红楼富女,诗证香山”即为一例。以本书言,写楼房甚
  • 从“开宗明义”来看《红楼梦》的二元论
    记云“好而知其恶”,请以之读《红楼梦》。当一分为二。空言咏叹之,誉为天下第一,恐亦无助于理解也。其开篇之提纲正义,以真假并列,有可疑焉。 红楼难读 始于甄、贾 甄士隐
  • 空空道人十六字闲评释
    援“道”入“释” 余以“色空”之说为世人所诃旧矣。虽然,此十六字固未必综括全书,而在思想上仍是点睛之笔,为不可不知者,故略言之。其辞曰: “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
  • 漫说芙蓉花与潇湘子(外一章)
    “芙蓉累德夭风流,倚枕佳人补翠裘。评泊茜纱黄土句,者回小别已千秋。” 秋后芙蓉亦牡丹 余前有钗黛并秀之说为世人所讥,实则因袭脂批,然创见也,其后在笔记中(书名已忘)
  • 甲戌本与脂砚斋
    在各脂评本中,甲戌本是较突出的,且似较早。甲戌本之得名由于在本书正文有这么一句:“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仍用《石头记》。” 现存的胡适藏本却非乾隆甲戌年所抄,其上的
  • 茄胙、茄鲞
    二名均见本书第四十一回。有正本作“茄胙”,八十回校本从之,其他各本大都作“茄鲞”。 事隔三十年,当时取舍之故已不甚记得,大致如下。小说上的食品不必真能吃,针线也不必
  • 附录:俞平伯:穿行苍凉  文·南焱
    在解放前就已享誉海内外的俞平伯,同样没有躲过那场史无前例的浩劫,虽然在1986年得到彻底平反,但32年的政治阴影笼罩着他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与俞平伯生活了42个春秋的外孙韦
  • 112条记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