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几点声明(代序)
    1.开宗明义,本书的写作目的,在于讨论而非争论。即使是争论也有争论的规矩。基本表达自己的观点也就行了。搬出曹雪芹,或者干脆搬出所谓的“权威”来,哭哭啼啼,显然不是好
  • 族谱
    只要用心,就可以从《红楼梦》中得到大量启发。[1]区别好的想法和坏的想法,首先要看是不是符合原著的原意,其次才是观点是不是深刻。例如,颇有人就真的把所谓“妇女解放”和
  • 浮沉
    有一种说法,认为理解《红楼梦》有三个层次:文学的、政治的和哲学的。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这是理解《红楼梦》的高下有序的三个层次。 但是这种说法本身或者是武断的。没有根据
  • 性文化
    有人把《红楼梦》当作才子佳人的小说来欣赏。 但如果稍微涉猎一下古代小说,就会发现几乎所有涉及“性”的艺术都或多或少是“反儒”的。当然,现在大家可以自由批评儒家的观点
  • 作品的哲学立场
    如果说《红楼梦》居然是站在儒学的立场如何如何,这当然没有什么人会相信。《红楼梦》的反儒立场几乎不被怀疑。所以“正人君子”们就特别乐于给《红楼梦》安上一顶“伤风败俗
  • 神谱
    认为《红楼梦》并非是单单对儒学的批判,这是完全有道理的。儒学没有一个明确的界限。所以甚至很难说,什么是儒学,儒学是什么。 孔子提到了一些范畴,如“仁”,“礼”等等。
  • 关于“续”[21]
    我认为,《红楼梦》的后半部分,曹雪芹已经写好了。可以看得出来,《红楼梦》前后照应非常紧密,而且也不得不承认,后半部分的内容也比较丰富。很难想象如果不依照曹雪芹的底
  • “蓉桂竞芳” [33]
    “霁月难逢,彩云易散。心比天高,身为下贱。风流灵巧招人怨。寿夭多因毁谤生,多情公子空牵念。” 这个“蓉”字可以认为是“贾蓉”的“蓉”,但是在祭文里,自然也可以认为是
  • 灵光一现话红楼之多心篇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曹雪芹可以说是中国古典文化的“终结者”。一切能够被打破的界限都被打破了。[37]只要详细地分析一下我国古代文化的基本特点就可以得到这个结论。[38]特别值
  • 灵光一现话红楼之明心见性篇
    必须排除这样一种倾向,按照这种倾向,似乎《红楼梦》乃是集“黑话”之大成,必须要到所谓“野史”里去找寻它的根源,必须要没完没了地索引、穿凿附会等等。 这么做当然不会没
  • 关于贾宝玉
    《红楼梦》大体上是一部反映封建大家族的衰落过程的作品。但是这个结论还需要加以稍稍的修改。在前几行中我已经提到,不能在艺术典型和生活原型之间直接划等号。曹雪芹已经说
  • 贾宝玉和乾隆
    本节将进一步谈谈二者之间的联系。在此之前,我认为澄清一个事实绝对是必要的。正如前文所说,不能把《红楼梦》单纯当作一部简单的讽刺小说。显而易见,如果我们说贾宝玉就是
  • 透视
    《红楼梦》的地位之所以这么显赫,在我看来,这主要是因为这是一部自觉地贯彻了辩证法原则的作品。一直被《红楼梦》爱好者所忽视的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红楼梦》又名《风
  • 小结之一
    我的确已经谈了相当多的问题。以上的观点有些以前已经提到过,而有的则可以说,是第一次提到。即使是已经提到的观点,一方面,也未形成定论,也就是说,还存在争论;另一方面
  • 脂砚斋辨疑
    我不得不甚至有些洋洋得意起来。红学的研究历史如此长久,可以说是已经相当成熟了。但是居然还能提出这样的观点,即对例如脂砚斋、高鹗这样的人发生怀疑,进而考虑这些人居然
  • 首页
  • 1
  • 2
  • 下一页
  • 末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