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年未觉《红楼梦》(自序)
    这个标题只是为了套用杜牧的那句诗,其实已近二十年。初见红楼在八九岁上,从外婆家的席子底下翻出一本书来,无头无尾,估计前后都已充当草纸之用了,那是一个物质匮乏的年代
  • 第一辑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一个男人的爱,可以有许多层次,对林妹妹,是深爱;对宝姐姐,是恋慕;对湘云,是怜爱;对妙玉,是珍惜;对可卿,是情动;对晴雯,是感怀,对袭人,是依赖……荒烟蔓草的年头
  • 一、黛玉之美
    1、没有仙女 红楼女子里,黛玉不算最美,甚至不算最有才华的一个,海棠社她屈居于宝钗之下,芦庵社争联也没抢过史湘云,何况她还有那么多的小缺点,拥湘派的周汝昌几乎认为,
  • 二、黛玉的影子
    深爱一个人,会觉得处处都是她的影子,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哪怕于陌生的天际,若有绿意浮动,也宛如看见了你笑眸流转。 《红楼梦》里,林妹妹自然是独一无二的,但因宝玉
  • 三、山中“高士”晶莹雪(薛)
    红楼女儿中,最难看透的莫过于薛宝钗,七窍玲珑心的林黛玉也是很久才对她有个确认,可连这确认都很难说是薛宝钗的真面目,拥黛派现在还抱怨林妹妹太天真,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 四、蓦然回首见湘云
    湘云出场是在第二十回,宝玉正和宝钗闲话,忽听无名小丫头报:史大姑娘来了。宝玉听了,抬脚就走,宝钗笑着唤住他说,等着,咱们一道去。俩人来到贾母房中,看见湘云正在那里
  • 五、妙玉的心理暗疾
    刘姥姥两番入荣国府,曾见各等脸色,如贾母之降尊纡贵,王熙凤之前踞后亲,贾宝玉之懵懂的关心,以及周瑞家的之优越感……让人微微感动的更有王夫人,第二次刘姥姥告辞时,她
  • 六、可卿——欲望与毁灭
    欲望与毁灭也是永恒的主题,许仙的故事,讲的就是这个。 曾觉着这个人又窝囊又暧昧,他爱白蛇,却经不住法海的挑唆,稀里糊涂随他出了家,又尘心未了,逃出来寻白蛇,连小青都
  • 七、晴雯——暗恋的代价
    有种很流行的说法叫袭为钗影,晴为黛影,我总不能认同这种说法,后文里会专门写到。但若论温柔懂事,袭人和宝钗确是一路,若说率真任性,晴雯也和黛玉有些仿佛。奇怪的是,小
  • 八、袭人——准姨娘是这样炼成的
    当年做娱记的时候,有幸聆听到成龙传授成功之道,确切地说,是他以一个成功者的姿态,对于曾经的渺小、卑微与谦恭的回顾,痛说革命家史的同时,成龙大哥总将一句歌词挂在嘴边
  • 第二辑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他是一个旁观者,用复杂的目光注视着她们。 她们的乐与哀,喜与悲,挣扎与沦陷,那些事先已经写好的命运。 逆来顺受的,固然零落成泥;恃强赌狠的,也终于低眉掩面;心如死灰
  • 九、凤姐的跟人之术
    1、跟人的重要性 王跃文的小说《梅次故事》里,上司王莽之稍示亲近,还算有些成色的朱怀镜马上激动得心头突突直跳,走起路来深一脚浅一脚的,微妙的感觉好似恋爱中。虽然他们
  • 十、作为女人的凤姐
    1、人生若只如初见 人生若只如初见……这是一句太怅惘的感慨,总是在曲终人散或者人仰马翻之后,望着生活留下的一地狼籍的瓜子皮,忽然想起某年某月的一天,隔着那一树桃花的
  • 十一、凤姐和她的朋友们
    除去婚丧嫁娶、朝拜祭祀这类公事,荣国府的人很少与宁国府的人打交道,贾母偶尔去一趟宁国府,也不在那里吃饭,只说反正你们是要送过来的,我吃不完还可留到下顿再吃,反倒赚
  • 十二、元春——是偶像还是真人
    元春省亲之后,发放端午节礼,宝玉和宝钗一个标准,黛玉则和迎春等次一个标准,虽然不过少了两顶蚊帐,一张席子,但是不同的标准却如一道屏障,严严实实地将黛玉隔绝在宝玉宝
  • 首页
  • 1
  • 2
  • 3
  • 下一页
  • 末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