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献芹集》序  黄 裳 / 作
    五十年前在天津的南开中学读书。关于这学校,历来就有不同的看法,这里不想过细研究。我只是想说,它留给我的印象是很不错的,特别是那自由的学习空气,至今想起来也还使人感
  • 椽笔谁能写雪芹
    曹雪芹(1724—1764年)平生事迹,久已湮没不彰;身非显宦名公,更无碑版史传。“五四”以来,雪芹之名,始为人知重。考证、研究,稍稍盛行起来。虽然诸多疑难尚待解答,众说意
  • “金玉”之谜(节)
    …… 一个是水中月——黛玉,一个是镜中花——湘云。这又是我的解释。 镜花水月,也是陈言滥调了,但雪芹的艺术,常常是用旧语写新思,以常语隐特义。黛玉死于水,我可以举出
  • 《〈石头记〉探佚》序
    此刻正是六月中伏,今年北京酷热异常,据说吴牛喘月。我非吴牛,可真觉得月亮也不给人以清虚广寒之意了。这时候让我做什么,当然叫苦连天。然而不知怎么的,要给《〈石头记〉
  • 红学的艺术 艺术的红学
    严格说来,“红学”这门学问,是有其特殊定义和界限的,并非是一讲《红楼梦》就是红学;用“一般小说学”去对待《红楼梦》的,仍然是一般小说学,而不是红学。红学不是要去“
  • 《红学小史》序
    赤县黄车良史材,几人环览上层台。 运椽时喜千钧往,扛鼎遥怜独力来。 岂慕虫鱼求孔壁,忍燔精气续秦灰。 神州自昔多材彦,总为春风展卷开。 这是我旧年和一位朋友纵谈之后自己
  • 《红楼识小录》序
    我与云乡同志相识不算早,识荆之后,才发现他有多方面的才艺,并皆造诣高深。一九八○年春末,行将远游,出席国际红学研讨会议之时,蒙他特赋新词,为壮行色,这也许是我们一
  • 芹溪与玉溪
    《石头记》中,北静王一见宝玉,就不太客气地以子压父,说:“非小王在世翁前唐突,将来雏凤清于老凤声,未可谅〔量〕也!”脂砚于此便批: “妙极。开口便是西崑体,宝玉闻之
  • 定庵笔下见红楼
    西子湖边,钱塘江畔,地灵人杰,时出异才。诗人龚定庵,至今仍为无数读者倾倒。光焰不没,膏馥犹能沾溉后来,亦湖山灵秀之所钟毓欤。 定庵诗,奇芬逸想,应接者如在山阴道上行
  • 陌地红情——国际红楼梦研讨会诗话
    “红情绿意”,宋代词人创造了这种美好的语言。我自己对它,又别有一层“感受”,宋代词人怎么也无法料想,到后世会有我这个人,竟把它和《红楼梦》联在一起。真的,我曾几次
  • 110条记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