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语
    【导语】 本书作者张曼菱长期潜心于红学研究,本书是她的得力之作,她也是中国女性评红出集之第一人!红学世家潜心两代人痴求红楼魂,张氏点评惊世三十篇情解群芳谱!篇篇文章
  • 内容提要
    【内容提要】 本书是张曼菱多年来潜心于红学研究的结晶,为近来“红学研究热”中之奇葩。其中充满了真知灼见,可谓字字珠玑。作为中国女性评红出集之第一人,张氏文化视野宽阔
  • 前言
    【前言】 假如没有《红楼梦》 自从回到故乡,劳碌已久。因为写这本书,而得以重归《红楼梦》的情感季节,这是我岁月中难得悠然的一个夏天。 半生良伴,今日执笔。如今我的生命
  • 假如没有《红楼梦》
    假如没有《红楼梦》 自从回到故乡,劳碌已久。因为写这本书,而得以重归《红楼梦》的情感季节,这是我岁月中难得悠然的一个夏天。 半生良伴,今日执笔。如今我的生命也进入了
  • “根并荷花”解
    “根并荷花”解 荷花,在中国古代文化中品位极高,有“君子”之称。亭亭玉立,风骨风姿尽占。荷花立身池塘水中,清香远艳,只能心赏而不可亲亵。 虽为花,却有松品竹韵,并不
  • 多情、同情 、至情(1)
    多情、同情 、至情 贾宝玉这一人物,是转动《红楼梦》全书的主枢纽。 贾府中男女人物,从秦可卿到贾政、贾芸,从薛蟠到茗烟,皆围绕他出台演绎成故事。 他仿佛是群芳的春神。黛
  • 多情、同情 、至情(2)
    目前,同性恋问题已经成为世界性的人权问题,而越出了道德的范畴。在《红楼梦》中,同性恋的表现也因人而异。贾宝玉仍然是一种钟情与尊重的姿态,与他在异性恋中的诚挚相同。
  • 谁主《红楼梦》?
    谁主《红楼梦》? ——林黛玉价值取向 一部《红楼梦》,谁来入主沉浮? 谁的气息透纸背?谁的灵性贯全书? 历来以“宝黛悲剧”为主,似成公论。 但近来有行家兼长者周汝昌先生
  • 人前薛宝钗(1)
    薛宝钗这个人,不知是我对她有看法,还是曹雪芹对她有看法。但见她在《红楼梦》一书中,几无独处之时,亦少见她的独思独想与独感。似乎她永远是合群的存在,永远是顺应着潮流
  • 人前薛宝钗(2)
    薛家母女的伎俩,在贾府里“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被黛玉视为笑柄。宝玉置之不屑,顺便就编出一个“盐课林老爷的小姐才是真正的香玉”的故典来,借此表示黛玉在他心目中的位
  • 诗人之死(1)
    诗人之死 ——花魂鸟魂总难留 “没有人能够阻止真正的才能奔赴命定的归宿。” 当我在一篇译著中看到这句话时,心中一惊。 西方人对宿命的感觉不比我们差。这句惊心动魄的话,正
  • 诗人之死(2)
    她的爱情是太纯了,可谓是有“水清无鱼”之嫌。这是诗化的爱情。在环绕宝玉的这个被声色所包围的世界上,黛玉却几乎不可能有过洞房花烛之梦。 原因一,是她与宝玉属青梅竹马,
  • 移花接木难永寿
    移花接木难永寿 黛玉以病为友,以药为伴,以花鸟为魂,以诗琴为消遣,实为活得自我。 在药香与独思中奄奄一息,清爽别人世,走得也自我。 强若“死马当成活马医”式的救治,本
  • 性灵岂能入深宫(1)
    性灵岂能入深宫 ——“潇湘妃子”辩 清代才子袁枚提出“性灵说”,后来王国维又提出“意境说”。 此二说,是历经数千年形成的中国文化传统的特质。经他们二位提炼总结,令后人
  • 性灵岂能入深宫(2)
    太虚幻境中所含的文化、伦理、宗教、宿命等等,内容是很复杂的。曹雪芹企图用这些多元的东西来解释和构建他所感触到的人生。有虚有实,而“意境”则帮了他的大忙,将那些尚未
  • 首页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末页
  •